时间:2024/6/3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
年10月的上海,是一个战火渐行渐远的大都市。

自年7月7日以来,日军破平津,攻淞沪,占太原,会南京,战徐州,鏖武汉,一路势如破竹,将战火推进到大半个中国,万里河山成了血雨腥风的战场,每天都有老人妇孺死于饥寒交迫,成年壮丁死于枪林弹雨,上海的公共租界却成了世外桃源,这里听不到枪炮声,听到的,只是徐家汇天主教堂内传来的宁静平和的唱诗声。

6日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星期天,视野开阔,空气清新,黄浦区和徐汇区交界的公共租界内,南来北往,东来西去的人们摩肩接踵。

虽然中日正在开战,但这里是和平的中立区,有洋人维持秩序,对中国人是非常安全的,不时可以见到包红头布的高大印度锡克人和矮小的安南人四处游走,他们神态安详,似乎并不为治安操心。

8点50分左右,一辆自行车沿着衡山路由北向南慢悠悠而来,车上坐着一名身穿青茶褐色军装的日本军人,这位军人看起来25,6岁,个头不高,长得很强壮,军装被肌肉撑得鼓鼓的,领章上挂着少尉军衔。

少尉一出现就破坏了原有的和谐,街上的行人们,尤其是中国人纷纷避让,他们避免和这个军人对视,因为他们都看见了这个军人左胸上醒目的黑色山字纹胸章,这表明了他的身份——宪兵少尉。

尽管这名宪兵少尉的左臂上没有执行公务才套上的,写有血一般红的“宪兵”两字的白色袖套,腰上也没有跨武器,却依然让中国人感到恐惧。

少尉很满意中国人对他的恐惧,他掌握自行车龙头的双臂伸得笔直,这使得他的腰杆挺得笔直,他慢慢行驶,眼睛东张西望,用眼神侵略着街上的中国人,感到心满意足。

少尉慢慢向南行驶,前面就是红色天主教堂标志性的两个高高尖顶,今天是礼拜天,去教堂做礼拜的人不少,少尉自然不是来做礼拜的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外人无法知晓,也许他是刚来中国,年轻的他对一切都好奇,或者他就是来熟悉一下公共租界的地理环境,这里是他的地盘,前面更加繁华的是法租界,他是不能进入的。

一路上,好多白皮肤和黄皮肤的人往教堂方向走,眼神中都是虔诚,少尉是信神道教的,但他对这些往教堂去的人却很有兴趣,也许他的职业需要他对人充满好奇,他尤其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13801256026.com/pgjg/pgjg/6508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